许振昊
青年导演、编剧

我是青年导演许振昊,低成本电影高回报有多难,问我吧!

5G时代人人都能拍电影?从陈可辛导演用手机拍摄《三分钟》刷屏朋友圈,到到打开抖音人人都在用手机拍故事。科技的发展为电影制作提供了便利性吗?投入的时间和预算越多,电影的成色就越好吗?职业导演和专业人员如何应对技术革新带来的挑战?如何在低预算的情况下,拍出高质量的影片?
我是电影《乘客》的青年导演许振昊,该片耗时四年,独立筹备制作,获得了第4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华语新秀竞赛单元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关于中低成本电影制作及运作的相关问题,问我吧!
106
文艺 2020-11-1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6个回复 共1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许振昊 2020-11-18

屏后参赛选手

许导您好!我也有这种刻板印象,票房收入高的,辐射范围广的,例如漫威系列,感觉就是大制作、斥巨资,粗制滥造的话,例如国产扑街的口水电影?逐梦演艺圈。。。这种算中低成本的电影了吧,所以一提到低成本不免就是粗制滥造啊,从剧本到拍摄到最后呈现,给人感觉就是离谱?您怎么保证低成本电影中包含较高的质感呢?还要说服广大受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许振昊 2020-11-21

您好。
1、以我经验,低成本花钱最多的地方在人员食宿差旅和车辆使用费用。先不论怎么拍拿什么拍,以上这部分是硬支出。至于其他地方,比如场地拍摄费用,团队人员酬劳,服装化妆道具,如果在建立了一个良好团队的前提下,这些的弹性空间就很大,可以适量压缩。当然注意不要轻易压低愿意在一个低成本电影参与的你的团队的报酬,他们都是真正愿意和你共患难打硬仗的亲兄弟。尽可能的给他们你能提供的,如果这次不行就一定信守承诺在其他地方或者之后补上。
2、在开拍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想清楚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讲什么故事。多探讨,多验证,和能提供给你想法的团队及朋友多聊。多看片拉片,自我验证。因为毕竟开拍前的犯错成本最低,一旦开拍后,直至结束,即使影片出现诸多问题,也都属于补救措施了。另外就是找到合适的制片团队,多和他们交流,让他们最大化的理解你的拍摄方式。以便省去不必要的繁琐开支。
3、这个问题是多方面的,以前莱昂内导演《美国往事》在戛纳电影节摆摊找投资十年之久,耗巨资好不容易拍出来,自己剪了四个小时版本,因不符合市场体逻辑,被制片公司剥夺了剪辑权,制片公司剪了一百多分钟发行,票房惨败。时隔多年又在电影节放映4小时导演剪辑版,轰动电影节,之后影片大火轰动世界,直至今天依然被世界各地影迷观众视为殿堂级作品。这是一种情况,电影从诞生到面世观众,可能会经历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因其参与人员、部门及环节众多的特殊性。还有一种情况很简单,单纯就是一个原因,太烂。

2020-11-21

对普通小白来说,故事片纪录片,哪个更容易上道?

许振昊 2020-11-23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7

您别迷惑,这个事儿甭说您觉得有问题,据说人家霍华德卡特自己当年都出来辟谣了(我也只能用“据说”了,时间和条件有限我现在没办法去为您翻当时的各大报纸来验证了,您多担待!)。
咱们先不挖这句话哪来的,就光看这句话,就知道这不是古埃及人说的。为什么呢?因为埃及人没有一个单一的、明确的“死神”的概念。现在好多的流行书刊都说埃及的阎 王 爷 是奥西里斯了,或者说是阿努比斯的。但是这些都是方便科普,牺牲了许多信息的说法。奥西里斯也罢,阿努比斯也罢,虽然和死亡、来世有很多关系,但是他们不是扛着镰刀跟人间索命的Grim reaper啊。何况还长了个翅膀,就更可笑了。您要是哪天看到有长翅膀的奥西里斯,一定要拍照发朋友圈儿,因为这可是大发现啊。这句话一看就是西方的死亡的具象化形象:死神被揉进去了。造谣造成这样儿,照本山大爷的话:“真为你们感到悲哀”!
这句的原文是“Death shall come on swift wings to him that toucheth the tomb of a Pharaoh”。这里头翅膀儿什么的都是来自这句话。根据每日邮报的记者和很多网络上的好事者调查,这句话见于很多当时对图坦卡蒙的报道(不过他们也没告诉我到底是哪些个报纸,谁先起的头儿也不得而知了)。但是光是我见过的就有:1)卡特挖到一个泥板,上面写着这段话,卡特就假装没看见,把这块泥板埋起来了。2)卡特找到一个小圆牌儿,上头刻着这句话;3)在法老墓室入口有这句话。行吧,这一句话可以跨越物质和空间到处蹿,这也是快成量子力学的事儿了。所以可见这个事儿是假的。而且呢,发掘报告也好,照片也好,都没有看到这句话。研究古埃及诅咒的学者也没收录这句话。要是这句话真的如此重要,大家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希望这么一说能解决您的疑惑。对于这个问题,您得有自信,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且我跟这儿还要表扬您,有自己的见解,不人云亦云,要不要考虑加入埃及学家的队伍啊?

57

这是一个好问题。偏见是在事实依据不足的情况下所作出的预判。然而,这种分类是错误的,带有敌意的。
奥尔波特指出,与事实依据相印证的分类标签往往会得到选择性的认可,而与分类标签相悖的事实依据则会遭遇大部分人的抵触。在面对互为矛盾的事实与分类时,坚持预判的心理机制即允许特例的出现。奥尔波特在书中给出的例子是我们能耳熟能详的一种表达,即,“的确有些黑人也是好人, 但是......”,或是,“我有一些好朋友是犹太人,但是......”这种转折的句式所表达的前半部分语义似 乎是一种消除敌意的机制,但是在通过剔除一些正面个例后,针对此类别之下其他事例的态度依旧是负 面的。简而言之,相悖的事实依据无法改变错误的泛化,人们虽然认可这一事实,但却在分类过程中将 其排除在外,这也被称为“二次防御”。此外,奥尔波特还在书中提及了一个有趣的例子:
当一名对黑人持有强烈偏见的人,在面对有利于黑人的事实依据时,他往往会将婚姻问题作为挡箭牌与诡辩的 理由:“你希望你的妹妹和黑人结婚吗?”一旦对方回答:“不,”或在回答过程中产生犹豫,偏见的持有者就会 说,“看到了吧,黑人和我们生来不同,有些事对黑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或者,“我就说吧,黑人本性难移, 令人厌恶。”
可以说,错误的分类并非造成偏见的绝对因素,但是,人们总是自以为有充分的理由维持自身的预 判,继而导致了偏见。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预判往往受到社会环境、社交网络的影响与支持,因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会对此加以考量。
造成的偏见的另一要素是敌意。奥尔波特认为,这种敌意恰恰来自于偏爱——一种自身价值系统的 维护。斯宾诺莎将“出于爱的偏见(love-prejudice)”定义为“被爱蒙蔽了双眼”。正如古人有云:情人眼 里出西施。在热恋中的情侣眼中,对方的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与此相似,对信仰、组织、国家的爱也 会使人们“蒙蔽双眼”。
此类积极的依附关系对我们的生活至关重要。年幼的孩子不能离开监护人独自生活。他必须先通过 某人或某事学会爱,并认识自我,才能够学会憎恨。而在他分辨对其价值体系的威胁之前,他是被亲情 与友情所围绕的。正是出于对此的珍爱——同时也是个人生存的基础,人们倾向于受到对个人价值体系 袒护的驱使,而做出毫无依据的预判,对可能会威胁到我们价值体系的人和事物进行贬低(或主动攻击), 以抬高自身的价值取向。这种预判是非理性的,而基于偏见问题的复杂性,奥尔波特并未就其与大脑分 类活动之后的理性预判进行详尽的区分,事实上,这一问题依旧是目前该领域中所需探讨的问题之一。
仇恨偏见是基于错误预判与敌意加强后的二次发展,其所反映的事实背后通常是积极正面的价值体 系。西弗洛伊德曾就此这样表述:“在对陌生人不加掩饰的厌恶与反感之中,我们意识到,这其实是对 自己的爱的表达,是一种自恋。”可以说,是爱的偏见(偏爱)引来了仇恨的偏见(歧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